优发国际

【专家介绍】生物传感器专家张学记
发布时间:2021-03-10 15:22    文章作者:优发国际

  张学记,美国World Precision Instruments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及南佛罗里达大学的名誉教授,“Frontiers in Bioscience”杂志副主编。1994年于武汉大学获博士学位,并于1995年至 1999年分别在斯洛文尼亚国家化学研究所(ETH,苏黎世)和新墨西哥州立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他在传感器领域有18年的研究经验及产业化经验。

  张学记,1994年于武汉大学获博士学位,并于1995年至 1999年分别在斯洛文尼亚国家化学研究所(ETH,苏黎世)和新墨西哥州立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他在传感器领域有18年的研究经验及产业化经验。现任美国World Precision Instruments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及南佛罗里达大学的名誉教授,“Frontiers in Bioscience”杂志副主编。发表论文70余篇,授权发明专利12项,并有多项传感器及装置实现了产业化。在国际会议及20多个国家的大学做了50 余次大会报告及特邀报告。

  本书详细论述了目前常用的电化学传感器装置的原理、设计方法及其在生物医学方面的应用;综述了离子选择性电极的发展趋势、电化学免疫传感器的发展、用于糖尿病检测的现代葡萄糖生物传感器、基于纳米材料(如纳米管或纳米晶)的生物传感器、检测氮的氧化物和过氧化物的生物传感器以及检测杀虫剂的生物传感器等;内容涵盖电化学传感器和生物传感器的所有范围。本书取材新颖,内容丰富。适用于分析化学、材料化学、生物、医学、临床检验、工业分析、环境监测和农业分析等领域的研究人员使用。[1]

  ——访国家“***”特聘教授、美国精密仪器公司高级副总裁、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张学记博士

  他中专毕业,靠自学成才被武汉大学化学系破格录取,他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免试读研、提前攻博,1994年获得博士学位,并于1995年至1999年先后到斯洛文尼亚国家化学研究所、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TH、苏黎世)、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等从事博士后研究。

  他是世界著名化学生物传感器专家 ,世界精密仪器公司(World Precision Instruments)高级副总裁、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美国海湾中美协会主席、中组部“***”学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重大研究计划项目海外评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临床生化部副主任······在团中央、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等单位主办的“机遇广西·2009海外学人回国创业周”上,本报记者有幸见到并专访了张学记教授,以下为专访实录:

  张学记:我不是第一次到广西,以前在武汉大学读书时,到桂林旅游过。我对南宁的印象非常好,城市干净、整洁、人很热情,在这里能感觉到自治区党委、政府对人才求贤若渴。

  张学记:中组部实施“***”的目的之一就是引进海外高端人才回国,带动国家的研究,改善国内的学术环境。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在未来的5到10年内为国家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等,引进2000名左右人才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

  我于2009年9月入选“***”,是国家特聘教授,中央财政和北京科技大学给了我2000多万元的科研启动经费,我将在北京科技大学筹建生物医学与生物工程研究所,目前正在招聘人才、购买科研设备,并与多家知名的生物医药企业筹建产、学、研一体化平台,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规模计划在100个人左右,我还想把一些研究成果产业化,成立高科技公司并策划上市,此外,还将培养一批硕士、博士、博士后等高科技人才。

  张学记:在我看来,大学有三个功能,一是教学,二是研究,三是服务,大学的权利应包含4个方面:学校党委要有政治方面的权利,校长要有行政方面的权利,教授要有学术方面的权利,职代会要有民主方面的权利。一流的大学需要一流的学科、一流的科研、一流的教学,而大学最重要的是要拥有一流的人才,没有一流的人才,硬件再好也上不去,一定要有让一流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和土壤。在美国,系主任的职位一般是轮流坐,追求的是服务和奉献。

  记者:在国内,现在不少理工科博士毕业后放弃科研去从政,在美国这样的情况普遍吗?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张学记:应该说,这是一种比较自然的现象,主要还是受利益驱动,中国的传统就是学而优则仕。公务员被称为“金饭碗”,受人尊敬,福利比较好,同等情况下,各种社会资源比较多。在发达国家,博士从政的比例不高,很多人从政是从自己的个人抱负和兴趣出发,并不是完全为了报酬,在美国,市长一般只有几万美元的年薪,纽约市的市长,他的年薪甚至只有一美元,因为他自己已是个亿万富翁。从长远来看,理工科博士去从政,对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可持续发展战略还是会有好的影响的。

  张学记:中国学生总体来讲很勤奋,但独立思考能力、创新和动手能力差一些,这与中国的教育模式有关系,美国学生没有中国学生那么勤奋,学习成长的空间比较自由。

  记者:您是世界精密仪器公司(World Precision Instruments)43年来唯一一位做到高级副总裁职位的外国人,也是为数不多的在美国公司做高管的华人, 而且年薪很高, 有豪宅、名车,您在国外发展得那么好,为什么还想回中国发展?

  张学记: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是的,我1998年到美国,在公司从一名研究员做到化学部长,又从化学部长做到副总,然后从副总做到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科学家,今天成绩的取得,主要是靠努力、机遇和持之以恒。我一直拿着中国护照,我认为回国发展不需要理由,我从没想过永远在国外,从小学读到博士,家里没为我的教育花一分钱,是国家培养了我,学成归来,报效祖国是我的责任。因此,我选择在我最年富力强、最能出成果的时候回国发展。

  在瑞士获得世界实验室西蒙(SIMON)奖时,我曾说过,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中国的现代化不一定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实现,但一定会从我们这一代手中开始。

  张学记:对科学有兴趣、对科技的进步和发展有责任感的人适合做科研,而那些既没兴趣又没责任感的人是做不好科研的。做基础研究需要耐得住寂寞。我在武汉大学读书时,经常在实验室做实验做到深夜一两点,体会到很多乐趣,当看到自己的设计终于成功时,那种快乐是无以言表的。

  记者:您曾赴斯洛文尼亚国立化学研究所、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和美国最著名的传感器实验室学习、深造,您觉得年轻的学者要有所成就,是不是一定要到海外求学?

  张学记:事实上,有很多人在国内也做得非常成功。当然,由于美国、欧洲的科研水平和科研条件比中国高,科研环境比较宽松,我还是建议年轻学者有机会到国外进修学习,这样对他们开阔视野,建立全球化、一体化的思维理念有一定的帮助。

  张学记: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17岁,小儿子9岁,我每个星期都送他们上中文学校,假期带他们回中国,2006年回过一次,2009年3月份也回来过一次,让他们在国内上两个月的学。由于成长环境问题,两个孩子西化比较严重,中文水平还有待提高。

  张学记:我们先后到了南宁、防城港、钦州等地考察,沿途看见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很少,车的流量是经济的最直接的体现,说明广西的经济发展潜力很大。特别是东盟自贸区的开启为广西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历史性的机遇。我相信,广西会充分利用自身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地域优势,吸引更多的国内外一流人才,打造中国经济发展的新一极!


优发国际

© 优发国际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13346261222 邮箱:1797060463@qq.com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